..

比蓝更蓝的希腊(四) 唯力量和美永恒

安孜:




午后的希腊国家考古博物馆,游人寥寥。


 


从一间间展厅走过去,被希腊有史以来的文明折服。无数的雕塑、铜器、黄金首饰和精美的陶制品,跨越5000年时光,令人迷醉。


 


面对眼前铺陈开来的古老艺术瑰宝,我在心底压抑着自己就要沸腾的心,稳了又稳呼吸,尽量显得深沉又安逸。


 


直到我看见了他。


 


偌大一间展厅,他站在最中间。深重的铜色让他和周边的大理石雕像那么不同,巨大的身量散发出难以克服的引力,让我径直穿过其他展品,直接走向他的脚边。


 


是的,就是他,古典时代最著名的雕塑艺术品,发现在埃维亚岛北端的阿提密的宙斯(也有说是波塞冬)。


 


大步向前,伸展左臂,浑身的肌肉匀停又极具张力。在他的右手中,可能握有的是一朵闪电(如果他是宙斯)或者一柄三叉戟(如果他是波塞冬)。


 


面对他,扑面而来的是力量,也是无法抗拒的美。我在他身后无语坐下,想象公元前460年的某些日子,那个不知名的艺术家,是怀着怎样的崇敬与爱,塑造了这跨越时间的杰作。


 


生命的逝去无可抗拒,即便是希腊神话中的神也会死去。但这些被爱固定下来的力量和美,可以永恒。